就是批发市场(拥有上百家批发市场)

河南商报记者 李兴佳 /文 记者 时硕/图

诞生于批发市场,历经变迁最终“出圈”,加冕为郑州会展“一哥”的案例,非始于2005年的中国(郑州)国际汽车后市场博览会(CIAAF)莫属。

此后16年,华丰、华南城、百荣等批发市场新贵纷纷加入会展大战,努力培植自己的会展品牌。

但遗憾的是,郑州有上千家批发市场,千亿级体量的不止一两个,但为何再也走不出一个“CIAAF”?商贸领域的知名会展品牌阵营,郑州如何失语了16年?

就是批发市场

【案例:批发市场“长”出全国最大的汽车后市场博览会】

没有人能想到,16年前,为辅助批发市场招商,一家汽配市场竟然无心插柳孵化出了全国汽车后市场第一大展。这说的就是从郑州宏达车业广场走出的CIAAF。

上世纪九十年代,汽配商郭杰、戚晓红夫妇,腰部缠着大捆现金奔赴广州,再运回汽配件,凭借一进一出的批发贸易攫取差价,积累起巨额原始资本。

2004年前后,命运中的第一个转折点到来。夫妻俩相中了郑州市花园路的一条街,开起了一家汽配市场,起名“宏达”。一介草根商户,完成了向市场运营商的身份转换。

周孝文被郭杰用高薪挖来时,宏达尚是一片葡萄地,市场框架刚有雏形。两人的相遇仿佛冥冥注定。辗转于上海、广州多地办展的固始人周孝文,在上海操盘一场展会,郭杰是他的客户。结束后,郭杰向周孝文发出邀约,“过来郑州看看”,说辞是“给我邀请几个模特”。这是擅猎的郭杰放出的“诱饵”,周孝文“中招”,从此以职业经理人角色,开启了辅佐郭杰的漫长十年。

新市场没有名气,招商陷入被动。已有8年会展经验的周孝文,与汽车后市场极深沉淀的郭杰,想出了办展览吸引批发市场客流的招儿。第一届展会,就这样在一个700米的道路上摆上。周孝文记得很清楚,一共108个展位。

这便是CIAAF郑州展的雏形。不知道这算不算第一次,郑州批发市场历史上独立办展。

【批发市场是永不落幕的展会】

“108个,366个,1300个,4800个,5500个”,时至今日,周孝文依然能够清晰地报出该展览每届递增的展位数量。

就是批发市场

2012年是CIAAF郑州展巅峰时期。它开创了行业内上下翻场,因为参展商众多、展位销售异常火爆,上一场2.5天的展览结束,紧接着下半场2.5天的展览开始。操盘方从一场展览能获取近6000万元营收。

也是在同一年,它引来全球排名第一的会展巨头英国励展博览集团的目光。经过长期谈判,英国励展斥资1.2亿元,以50%股份牵手郭杰,组建合资企业“河南励展宏达展览有限公司”,共食汽车后市场的蛋糕。

即便2015年之后走下坡路,并在2020年被英国励展贱卖,但它依然是郑州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强的自主品牌展会。更关键的是,它曾带有鲜明批发市场烙印。至今,每年夏季,它依然是3000多家参展商、超10名专业买家的行业“大Party”。

除了宏达走出的CIAAF外,郑州批发市场与会展的合作案例,并不在少数。2009年,“天下第一会”全国糖酒会落地郑州,与当时闻名全国的华中食品城、黄河食品城、万客来食品城等食品酒水类批发市场产生直接关联;位于杨槐村的郑州种子批发市场,曾操办年交易额在千万元以上的全国种子交易会分会场。

一定程度上,专业市场和会展之间有天然的合作关系。

就是批发市场

“专业批发市场与会展活动一脉相承,都由集市贸易发展演变而来。既可以把专业市场看作常设性、常年性的展会,也可以把会展看作临时性批发市场。”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旅游与会展学院院长赵现红认为,“‘市场+展会’模式是专业市场组织形态的一种创新。”

广东省批发市场行业协会秘书长刘中伟曾这样表述,“未来的批发市场就是一个展贸市场,一个永不落幕的展会,小型但又专业性的展会。”

【华丰、华南城、百荣等后起之秀角逐会展业】

当下,郑州多家专业市场都在培育自己的展会品牌。

就是批发市场

比如,郑州华南城一年春秋两季的建材五金展销会,持续4年、举办7届。每年,市场方自费数百万元,动用上百辆大巴,将客户从17地市邀请到场。从2017年第一届1万多名采购商,到最新一届7.2万多名采购商、现场近8000万交易额、约2.4亿元意向交易额,它已经成为郑南商贸中心的一张展会名片。

比如,华丰建材家居城的建材展销会也已经连续举办3年,最近的一届创下了1.2亿元的交易额。这背后,市场方动用了300辆大巴车,触达覆盖到400公里半径,邀约到了1300多家参展品牌和3万人次参展客商。

比如,百荣世贸商城的特色是酒水食品,基于此,百荣已举办八届爆品采购大会、春节百货采购大会、调味品户外用品展销会。

因为时间地点和目标客户的高度集中,对于市场管理方来说,展会是帮商户拓展交易渠道的扶商、助商行为,对于商户来说,展会是推新品、招代理、促销售的绝佳平台。

一次展会办成功,甚至能给个别商户带来一年的订单。受访时,有五金商户反映3天展会期添加了近500个采购商微信;有食品商户连续参加了5年月饼展销会,营收从10万元蹦到500万元;一名灯具商户反映,下地市跑客户成本高、容易吃闭门羹,展会能把精准客户推送到面前,签单率高。

【“失语”的郑州商贸领域品牌会展】

但遗憾的是,郑州批发市场与展会间的良性互动不够,在影响力品牌性的行业展销会上一直处于空白和失语状态。

就是批发市场

这与郑州区域性商贸中心城市地位并不相衬。会展业厚植于特色产业,依托于成规模的专业市场。产业恰恰是郑州的特色——郑州有上百家批发市场,万邦国际农产品物流城、中原四季水产物流港、信基调味食品城各自交易额达到或者逼近千亿级,1.4平方公里的郑州火车站批发商圈,聚集了20多家通讯器材、服装、小商品类专业市场,日客流量数十万人次、年交易额千亿级……

然而,郑州商贸行业没有叫得上的知名会展品牌。甚至,郑州大多专业市场没有自办展会。

就是批发市场

CIAFF能破圈,当然有其特殊性。周孝文认为成功的一个因素是,踩中了汽车后市场行业的上升大势。英国励展购入后,CIAAF郑州展开始走营收下坡路。精明的周孝文提前嗅到了汽车后市场行业的颓势。2014年3月,周孝文离开,未带走一兵一卒。

“在正确的时机做正确的事,正确的事做正确。”这是周孝文信奉的执业准则,CIAAF起家当然赶上了那个时代特有的机遇和运气。

就是批发市场

但强悍的内功,亦是另外一个重要因素。周孝文有强大的运营团队和招展策略,他组建50个席位的呼叫中心,每个客服一天要打出9000秒合计上百个电话,这是“空军部队”;周孝文组建有强大的地推团队,这些年轻小伙北至黑龙江漠河、南赴南海,全国范围招商,这是“陆军部队”。“陆军”先提前带宣传单页抵达触客,三天内“空军”必然跟踪介入。

【“老市场无展、新市场办不起来展”的尴尬】

溯源郑州专业市场走出来大展的原因,一方面,这当然源于郑州最初的产业基础和历史因素。

过去,郑州市“小散乱”,没有基础和条件由某个市场牵头去办大型展会,无法形成有效的具有行业影响力的品牌展会,对郑州相关行业而言是一个损失。

而另一方面,“老市场已经成熟,不缺客源,让他们拿出成百上千万办展,无异于割肉;新市场处于培育期,缺客流和人气,展览又很难办起来。最终形成‘老市场没有展、新市场办不起来展’的尴尬局面。”一名从业13年的资深会展人士向河南商报记者分析。

此外,批发市场动迁,动了一部分展会的生存空间。曾经位于杨槐村的郑州种子批发市场,操办有年交易额上千万元的全国种子交易会分会场,但随着2012市场搬离,该会场也被打散,不复旧日规模。

有没有破局办法?有行业人士建议,可大力培植本土商贸领域品牌展会。比如,针对专业商贸类展会,进行评定认证和政策支持,甚至于设立商贸会展业发展专项资金。

就是批发市场

不管如何,批发业和会展业的结合与转型,已经成为一个课题。搁置在如今国内消费持续放缓、国际市场竞争加剧以及外贸需求萎缩的大背景下,更需一分急迫。

(河南商报编辑 施尚景 吕瑞天)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