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商囤货挣钱吗(从自己囤货到分享赚钱)

微商囤货挣钱吗

◆经济导报记者 初磊

一张纸巾,加上一名“宝妈”,你会联想到什么?“3年整了,团队三级以内业绩过1250万元,三级以下的市场基数也很大,暂时不纳入统计。”宝妈王玺迪亮出了她的“天然工坊零距离团队”微商业绩。在消费者心中,微商并不神秘,几乎天天收到来自微信朋友圈或粉丝群的“卖货”诱惑,这些“狂轰乱炸”的微商赚钱吗?他们如何评判自己所处的行业?

“的确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但不存在一夜暴富。”利用下班后零散时间做微商的产品代理卢芹坦言,“优胜劣汰很快,要特别警惕那些天天秀新增了多少代理、收入了多少沓现金的。”

意外做成全国销售亚军

15日下午15时,天然工坊竹妃纸巾合伙人王玺迪在一间两居室喝茶,身旁的手机调为静音。“吃饭就步行回父母和孩子那里,这里当成了工作间,可以静下心和团队做分享。”“80后”王玺迪用三年的微商收入在济南城南入手了一套两层的商铺、一套洋房,生活半径离不开一个小区,即便这样“宅”居一室,她的团队中三级会员已过4.9万人。

“团队每个月的营业额超过40万元。”据悉,在天然工坊竹妃纸巾近2700万“粉丝”的社群中,她是一名“逆袭”的宝妈,从2016年9月到2017年9月,短短一年时间,靠不断“分享”,成为全国销售亚军,“如今月收入在8万到10万元之间,很知足很幸运。”王玺迪说,是产品本身和分享模式,让她实现了从在家追剧购物到学习吸金的“蜕变”。

王玺迪解释,手机调为静音,是因为后台订单几乎按秒计算,她出示的订单信息显示,从今年1月到当天15时34分6秒,未确认的订单量为11321笔。“因为春节期间停止发货,今天恢复发货,今天的订单超过了1000笔,收入达到了4000多元。去年‘双11’做促销活动两天,营业额达20多万元,收入超过2万元。” 王玺迪细算账,受访时她提及最多的一句是:“赶上了这波分享经济的红利,在团队带动下,山东市场目前是全国前三。”

2016年接触天然工坊竹妃纸巾之前,做了多年医药行业的王玺迪对微商的认识还停留在“囤货、建群” ,尤其是目睹了红糖、阿胶、面膜等产品的红火和泛滥,“咨询过不少产品的代理,得现款提货,根据提货量确定代理级别,说白了就是代理在消化产品,而不是直面消费者。” 王玺迪回忆,当时一款国内药企上市的保健眼罩产品曾向她抛出合作的“橄榄枝”,但代理费超10万元,她直接选择了放弃,“压货暗藏风险,怕砸在手里。”她担心。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是对的,一款在朋友圈狂晒减肥效果的产品,就曾因被列入质监“黑名单”,让囤货的代理赔了本。

“吃透”裂变营销

相比王玺迪,微商产品果语果汁机的兼职代理卢芹入行早一年,她目睹了微商的变迁,如今晋级为“省代”,团队中另有两个“省代”团队,她月增收5000元至2万元,而在4年前,她每个月增收不足千元。

“最开始做过化妆品和医美类产品,不太理想。”卢芹说,如今她只做“果语”产品系列,一次性打款,有订单时让仓库发货。

“好在酸奶机、果汁机、冰盘等全系产品可以通用货款,有的微商各产品不通用。”这让卢芹觉得很安慰,相比食品类、美妆类的产品,“果语”推新品速度较快。

实际上,2013年至2014年间,正是微商的萌芽期。当时微商在微信朋友圈中出现,品类不多,从业者多推荐给熟人,产品的社会认可度极低。特别是因新品的市场饱和度和占有率低,常有价格低的同类替代产品“搅局”,市场还一度出现了“爆红闪退”的产品。

“假货不少,微商要生存,必须不断引领消费趋势。”卢芹认为,微商从业者有压力,下班之后,她要花时间在代理群、顾客群等分享和学习产品基础知识和销售技巧,还要处理订单、做好售后服务。

2016年,行业定义为“新微商时代”,这一年,微商从业人员已突破2000万,微商在社交群体中的认可度逐步提升,也是在这一年,在节能减排背景下,天然工坊竹妃纸巾发力“品牌微商”,目标锁定天然健康的全品类品牌定位,不同于微商的进货代理制,用移动互联网的营销方式进行线上推广。

“竹浆生态纸本来就是生活所需,与消费者轻度沟通即可,当给亲朋好友分享二维码,我既是消费者又是分享者,且复购还有折扣,推荐一名用户还有提点。” 王玺迪回忆,这种“零囤货”的模式,让她眼前一亮,在分享给朋友圈30多名好友之后,第一天竟轻松获得了300多元的推广费。

“3个月之后,就组建起一支3400人的团队,当时的累计收入达5万元。” 王玺迪意外尝到了分享的甜头,从代理商快速变为合伙人,如今,天然工坊公司“传统文化+互联网”的独特管理方式,让她内化为行动,有信心创造更大价值。

“纸巾是刚需高频的快消品,对复购用户提点2%,对新下单用户提点10%。” 王玺迪出示的订单显示,产品的复购率超80%。“平均每天的订单量超过600笔,新品的订单会过千笔。”这也正是竹妃纸巾能够快速“吸粉”的秘密所在,其依靠分销系统裂变营销,动员消费者购物消费的同时为自己争取佣金。

场景成为新价值交换方式

“又有小朋友不吃香菇、不吃胡萝卜,料理机帮助你、抢着吃。”翻看卢芹的朋友圈,“秀”一日三餐是主题,她笑称,“习惯了,为消费者展示生活方式,以产品的理念引导消费者改变生活方式。”如今,卢芹的周末多是带领团队参与商场、景区等举办的各类亲子主题Party活动,以“地推”拉动线上交易量。

国内领先的线下流量生态平台、青蟹社交电商观察人士孙文对此表示,人、物、场的有效连接整合,让场景本身成为一种新的价值交换方式和生活方式,尤其是在新社交电商形势下,线下流量让更多有效组合的营销方式得到“施展”。

王玺迪亦深有同感,她表示,竹妃纸巾吸引她的不止是产品,还是产品所倡导的“使用6箱竹妃纸=拯救1棵树”的环保观和生活态度。如今,王玺迪的爱人就放弃了国内一家药企的高管位置,帮她做产品的线下市场。

这也折射出微商生态的“演变”——从单纯发力线上产品到布局线下流量市场,通过打造深入用户人心的场景延伸服务,提高用户黏性。

孙文举例,其团队正在服务的一个传统汽车品牌,就通过“公众号矩阵搭建及吸粉+小程序开发定制+社群运营+智能短信”等形式,将新用户激活量从不足500台提升至5万台,净增100倍。“这一项目能在回归生活场景化中收集用户,利用移动互联网用户入口建立高频沟通渠道。”他说。

据悉,随着消费升级,微商的游戏规则亦在改变。今年1月,电商法实施,将微商纳入了电子商务监管范围,“截至目前,仅有个别地区开通了申请电子商务营业执照服务。”卢芹表示,鉴于实施细则尚未落地,在这一段政策空窗期,微商更应高度自律。 (应受访者要求,“卢芹”系化名)

(编辑:吕文 李师全)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