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发市场捡漏(却在批发市场成功捡漏)

批发市场捡漏

“好,那就这么定了!”

赵明禹放下电话,继续回到窗前往外看,馄饨摊前空空的,两个小姑娘已经不知去向,一回头,见陈嘉仪还在,便拿起外套道,“叫上华强,一起出去吃饭吧!”

南源还真是个奇怪的地方,竟然让他记住了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小姑娘的脸,而且还让他再次遇见了她,她的眼泪,她优雅的吃相,都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真是个谜一样的小姑娘!

“好,我去叫他。”陈嘉仪踩着高跟鞋蹬蹬地去了隔壁客房敲门,心里一阵雀跃,只要能跟他多呆一晚上,她不介意带上宋华强这个电灯泡。

杨晓桐和薛菲菲吃完馄饨,回到宿舍的时候,吴亚楠连同她的被褥都不见了,同屋一个戴眼镜的女生说,刚刚有个老师帮着吴亚楠在隔壁207宿舍给她调了一个下铺,吴亚楠刚把行李搬过去,207宿舍处在楼道拐角处比其他房间稍微小了一点,里面只住了四个人,而且还全是下铺,被宿舍楼称之为VIP宿舍。

杨晓桐这才释然。

原来兜兜转转了一番,吴亚楠还是去了隔壁宿舍,虽然过程有些波折,但结果还是跟前世一样的。

杨晓桐猜那个帮着吴亚楠调宿舍的老师肯定是肖玉梅。

肖玉梅是杨月兰的小姑子,是市一中的物理老师,她老公于得旺之前是肉联厂的职工,后来因嫌工资低,便辞职下海,进了建筑队给人画图纸,后来干脆当上了建筑队的包工头,在南源混得风生水起,两口子就住在学校操场后面的教职工公寓,小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其实杨进武跟肖玉梅走得近,并不是因为杨月兰的关系,而是因为他曾经牵线让于得旺承包了服装厂的新厂房和宿舍楼的扩建,让于得旺赚了很大一笔钱。

确切地说,两家来往密切是因为利益,而不是所谓的亲戚关系。

开学最初这些日子跟前世差不多,全校军训动员会过后,便由各自班主任带回教室,相比其他班的班主任,宁老师比较随意温和,简单地介绍了自己几句,便让班长李世鸣带领大家轮流做了自我介绍,大半天相处下来,彼此间也很快熟悉起来。

市一中的军训主要是站军姿,走正步和跑步。

教官人不错,比较温和,尤其是对女生要求也不是那么严格,尽管如此,好多同学还是叫苦连天,度日如年,这些对杨晓桐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一周军训眨眼就过去了,真正的高中生涯徐徐拉开帷幕。

不得不承认,吴亚楠搞关系的能力还是很有一套的,短短几天,便组建了自己的小圈子,跟她宿舍的三个女生同气连枝,出入成双,甚至连上厕所都是一起的。

对此薛菲菲很是不屑,大刺刺地对杨晓桐说道:“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区区几块破布头就收买了,恶心!”

吴亚楠从服装厂里拿了布头做了相同的床单送给她的三个舍友,三人很是惊喜,立刻意识到吴亚楠的妈妈是车间主任的确能给她们带来实质性的好处,便不约而同地跟吴亚楠走得近了起来。

杨晓桐并未发表意见。

她跟别人不一样,除了努力学习,她还得利用课余时间赚钱养活自己,抓蝎子显然是不可能了,她得另想法子才行。实在顾不上这些琐事。

好不容易到了周末,杨晓桐便早早起床坐车去了北源市华中批发市场

学校对面那条小吃街,除了小吃摊,就数卖文具卖衣裳的摊位火,做小吃和批发衣裳现在对她来说不可能,占地方不说,本钱也不够,但批发文具卖还是可以的。

一下车,杨晓桐便一路打听着去了文具批发市场。

文具批发市场分了A区和B区,A区主要是经营各种纸张,账本,单据批发,B区则是以批发各种笔,颜料,墨水为主,一般真正大批量进货的人,大都凌晨三四点驱车过来上货,整箱整箱地往车上搬,这个点来批发市场进货的人,大多是小摊小贩,或者离得近过来捡漏捡便宜的。

捡漏就是批发商发货到了最后甩货,好的坏的堆一起按进货价处理给小商店去零售,杨晓桐找的就是这样的机会,凌晨发货忙碌过后,批发商们大都在忙着吃饭休息,打扫卫生,对早饭过后来的散客兴趣并不大,散客拿货不多不说,还爱讲价,常常让批发商们很是不耐烦。

杨晓桐耐心地从A区一家一家走到B区,足足逛了两个多小时,抛货的倒是有几家卖笔纸颜料的,价钱都不高,只是最让她动心的那家商户剩下的圆珠笔太多,足足有四大箱子,还要求剩下的货全部包圆,看来,她得回去在小吃街租个房子放货了。

“小姑娘,别犹豫了,我这是今晚着急回南方上货为了腾地方才抛这些货的,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商家是个斯斯文文的瘦高个中年人,见杨晓桐没说要也没说要,便抬起手腕上的大金表看了看,有些着急道,“实话告诉你,我这是给我一个客户留的,他这个月有事来不了才便宜处理给你的,我都论斤卖给你了,你是担心什么?”

这样的圆珠笔一块五一斤,跟卖废品差不多!

杨晓桐抓了一把箱子里各种各样的圆珠笔,挨个在纸上画着道道,圆珠笔下水还算流畅,试了十支,仅有一只不出水,合格率还算可以,有好多甚至还没有拆开包装,这要是放在小吃街,肯定能卖了的,她看了看那商家,不动声色道:“一块钱一斤,我全包,行的话,我马上拉走!”

商家显然不想让杨晓桐挨个试着耽误时间,咬咬牙答应下来:“行行行,就当白送你了,你回去卖一元两支,保准学生们疯抢!”

反正是半年积攒下来货底子,能处理就赶紧处理。

要不然,既占地方又压本钱。

“好,要是我卖得好,就再来找你批货。”一块钱两支的价格在小吃街肯定好卖,上周她去小卖部买的圆珠笔最便宜的还一块呢!

“这个价钱可是再也卖不着喽!”商家边锁门边道,“你回去偷着乐吧,这些圆珠笔要是卖不上两千块,你就算是赔了,我是没时间搞零售,要不然,我能卖上三千!”

杨晓桐耸耸肩,表示赞同。

文具的利润的确还可以。

四大箱子圆珠笔足足有二百斤重,好在商家比较热心,帮她把四个大箱子搬到电梯里运到了楼下,都说六月的天说变就变,这九月的天又何尝不是,来的时候还是天气晴朗,这才半天工夫,黑压压的乌云便铺满了半空,随时都有可能下雨的架势。

杨晓桐不敢耽误,忙雇了辆人力三轮车运到了车站。

刚上车,外面便下起了倾盆大雨。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