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微商产品(朋友圈的这种微商产品常卖空)

“这桃除了丑点没有任何缺点,很好吃,桃味十足,香甜可口,明天一早采摘,需要下单!”“四年等一回的蓝莓月饼来了,蓝莓选自自己基地,今天开始接受预定,欢迎老板们砸单!”……

今年以来,做微商的上海农民多了,隔三差五,朋友圈里就会有最新上市的农产品介绍。农民微商的介绍不太让人反感,因为展示的既有实实在在的产品,又有接地气的生产故事。

所见即所得

金山区德昕果蔬农庄的徐莉萍几乎每天都会发图文并茂的“微商版”文案:“为什么水果店翠冠梨2元多一斤,上海各大农场的翠冠梨可以卖到80至120元一箱,因为农场只卖正宗翠冠梨,有机肥绿色种植,口感细腻无渣、脆甜多汁。”“醉金香(记者注:葡萄品种),也叫茉莉香,自然成熟的醉金香果皮呈黄绿色,混合着淡淡的玫瑰与奶油的香味,有机种植无涩味,口感极佳。”“金山皇母蟠桃,产量有限,路边出现不少来自批发市场的外地蟠桃假冒金山蟠桃,所以大家购买时一定要认准这个黑肚脐……”

当年的微商产品

这些文案和图片是农庄工作人员自己拍摄和撰写的,讲究的是“所见即所得”。浦东新区张磊果蔬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磊原本没想做微商,只是喜欢在朋友圈发短视频:一段有很多小鸭子的视频,文字说明是“果园除草,以后全靠宝宝们了”;下地采梨能拍视频,因为“采梨了,个大,甘甜”;打包好等待发货的农产品也成视频主角,加注“忙碌了一天,新鲜到家”……这些视频让他成为“准微商”,朋友圈里的熟人半熟人点名要下单。

当年的微商产品

张磊想了想原因,觉得主要是靠“真实”,“我家的产品70%卖给散客,其中大部分是回头客,有些住在合作社附近的居民能看到我们怎么种,所以相信我们;现在有了短视频,就算一直网购的客人也能看到基地现场,信任感更强。”

记者也发现,“真实”是农民微商很看重的特点,照片和短视频可能不完美,但必须是当年当季自家地里的。如果看到别人发布虚假信息,农民会毫不客气地指出。今年上海梅雨天时间较长,水蜜桃普遍没有往年甜,以往甜度超过14度,今年在11度至12度。有经销商在朋友圈晒出水蜜桃甜度15.6的照片,立刻引来其他农民质疑:“这是今年的桃子?快烂了才有这个甜度吧?”“全市同在一片天,今年谁家的桃子可以达到15.6度?用甜蜜素了?”“这照片好像是我家去年的,是不是搞错了?”没多久,经销商删了照片,并道歉说:“不好意思搞错了,我让员工拍照,结果他上网找了一张。”农民毫不客气地批评:“你这不是做农业。”

不怕农产品不完美

农民做微商,还有一个特点:不怕不完美。绝大多数微商给出的文案都是展现产品多么完美,但农民不一样,敢于推荐有瑕疵的产品,“有的农产品只是外表看起来不好看,品质还是很好的。通过朋友圈,我们有了向消费者解释的机会。”

松江区吾舍农场李冰给自家黄桃起名“钟无盐桃”,自称“这是一颗有故事有内涵的桃子”:“我很丑,我不止温柔,我很甜很甜。桃中‘钟无盐’,丑在外表,美在心,斑点是露水亲吻过的痕迹,皱皮是阳光颁发的勋章,裂口是甜蜜多汁的象征,丑若无盐亦美似无盐,粗糙的外皮不过是天妒美味的伪装,每一颗隐藏的内心,都是无可比拟的饕餮。无法取悦你的眼睛,就让我取悦你的舌尖吧。”

这是借用被称为“四大丑女”之一、齐宣王之妻钟离无盐的故事,因为吾舍农场的黄桃为无套袋露天种植,表皮因直接面对露水、阳光,会产生瑕疵。李冰在推销时并不回避这些,但文案会配上现场采摘和切片的照片,展示“钟无盐桃”的内在。这一文案果真在朋友圈吸引不少买家。8月25日,她高兴地在朋友圈宣布,美味的“钟无盐桃”已全部销售完毕。

徐莉萍也觉得,做“微商”能更全面地介绍产品,让大家知道不同品种的特点,哪怕有瑕疵的产品,同样“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今年,他们基地也有一部分黄桃变成了“花脸桃”,“我们是套袋露地种植,8月初受台风‘黑格比’影响,有部分套袋破损了,使得一些桃子表皮颜色不好看,有像泥土一样的斑,但这不影响口感。花脸桃熟度高,不能发快递,对讲究实惠却不在乎外表的消费者来说,是很好的选择,我们就通过朋友圈,邀请企业或社区团购。”如此介绍效果不错,截至8月27日,“花脸桃”全部售出。

当年的微商产品

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农民做微商,订单不少,但后续服务不容易。微商的订单比较分散,农民必须收集整理后再一一发货,人力成本很高。很多合作社为了把微商做好,设置了专门的岗位进行订单整理和发货。可即便繁琐,农民仍旧热情不低。为什么?

“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多位农民向记者表达了类似的意思。按照以往的销售模式,农产品产出后,大部分通过经销商或批发市场进入零售市场,如果农民能对接到餐饮企业或企事业食堂等,已经算比较理想的“大客户”了。不过,在这些方式中,定价权往往由经销商和采购商决定。

这些年,农民发现,要提高产品定价,尤其是想实现“优质优价”,还得主动出击。微商也是主动出击的方式之一。

袁媛(化名)是浦东新区一家合作社的负责人,合作社有多款水果入选知名新零售平台的采购目录,并且合作了好几年;但今年,合作社与该平台终止了合作关系,“不同新零售平台之间的‘价格战’很厉害,会波及到我们农民。举个例子,我们这正宗的8424西瓜生产成本每只超过50元,但平台要求零售价不能超过50元;葡萄每500克生产成本超过10元,但平台的采购价只有一半。这怎么做?进入新零售平台有名气,但‘亏本赚吆喝’做不久。”今年,合作社工作人员做微商,再配合合作社自己的公众号、小程序,以及老客户的口口相传,合作社的生意照样做得风生水起,“产品怎么种、购买之后有什么问题,我们都能直接答复。口碑高了,收入也高了。”

同时,微商让农民有机会抱团发展。

80后农民殷煜韡是金山区煜海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在他的朋友圈里,各类农业生产信息文字介绍不多,短视频不少,切开的西瓜、新引入的农用无人机、正在田里耕作的拖拉机等,都是主角。他最爱用的表情符号是一个勾起来的手指,传递着“来来来”的味道:5月,他吆喝金山特产小皇冠西瓜,“所有的瓜都为你采,就等着你们的到来,表情符号【勾手指】”;6月,多了亭林雪瓜、葡萄、粽子,标注“总有一款适合你”;7月,他推荐了一个直播入口小程序,因为那天是全市范围的农民直播大赛,“金山味道”组队参与;8月初,他发了一张养鸡场的照片,“廊下镇南塘村阿东家禽养殖专业合作社圈存的11万只鸡受淹,现低价出售……”

当年的微商产品

殷煜韡告诉记者,在他介绍的产品中,既有自家基地的,也有来自周边合作社的,他很愿意替乡亲们吆喝,“我是年轻人,又是党员,我们年轻人比较熟悉朋友圈、社交营销这些新事物,所以除了卖自家的产品,也想借助互联网告诉大家新农村是什么样子的,好品质的农产品是从哪里来的,帮助更多的乡亲触网发展。”

栏目主编:吴卫群 文字编辑:任翀

题图为李冰推荐的“钟无盐桃”。本文照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

来源:作者:任翀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