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商卖的贵妇膏(乘风破浪的微商梵蜜琳2斤贵妇膏卖230元)

出品|公司研究室

文|静怡

伴随着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大火,背后的A股上市公司芒果超媒股份有限公司 (下称“芒果超媒”)也在资本市场上受到追捧。

近日,芒果超媒发布了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盈利10.4亿元至11.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9.42%至41.86%。

芒果超媒称,报告期内,公司核心平台芒果 TV 充分发挥内容创新和体系自制优势,优化平台运营、创新内容编排,推出的《下一站是幸福》、《锦衣之下》、《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乘风破浪的姐姐》、《朋友请听好》、《明星大侦探》等多部剧集和综艺节目持续热播,推动报告期内有效会员及会员收入大幅提升;随着优质内容持续产出,芒果 TV 广告收入实现大幅增长;运营商业务加大线上教育和生活服务等业务布局发展提速,公司收入结构优化的同时,整体业绩持续增长。

《乘风破浪的姐姐》从6月12日开播至今,芒果超媒的股价一路高歌猛进。从6月12日收盘价的56.39元,到7月16日收盘价68.6元,涨幅为21.65%,期间股价一度触及76.47元,涨幅为35.61%。

国信证券研报显示,根据骨朵数据,《乘风破浪的姐姐》上线 29 天,累计播放量破19亿,不断登顶各大平台热度榜单榜首,预计全年有望登顶2020年网综 Top1。目前《乘风破浪的姐姐》的招商/赞助品牌数量达到16家,是近两年综艺项目品牌数量之最。

然而,《乘风破浪的姐姐》节目中冠名的一款号称姐姐都在涂的梵蜜琳“贵妇膏”,却被曝出是微商品牌,而且还是由代工厂加工的。

微商卖的贵妇膏

梵蜜琳贵妇膏因存在问题被监管点名

加工贵妇膏的代工厂曾被责令停产整改

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官网上,公司研究室查到,梵蜜琳贵妇膏共有四项备案信息,其中一项已经注销,而在其他三项备案信息中,实际生产企业均为湖南弘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广州一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微商卖的贵妇膏

天眼查显示,湖南弘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7月5日,2015年曾因违反伪造产品产地,伪造或者冒用他人厂名、厂址,被长沙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罚款3.27万元,没收违反所得约0.65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6月,原湖南省食药监局官方发布对湖南弘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飞行检查通报,责令该企业进行整改。通报点名了梵蜜琳的产品存在缺陷和问题,涉及的2款产品为梵蜜琳自然防护隔离BB霜(ACD05211)和梵蜜琳贵妇膏。

微商卖的贵妇膏

而另一家代加工企业也存在不少问题。

天眼查信息显示,广州一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2月20日,曾用名广州市戴芬化妆品有限公司,于2018年11月更名。2017年12月,该公司因私设暗管被广州市白云区环境保护局处罚10万元。

微商卖的贵妇膏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因在检查中发现8项严重缺陷,15项一般缺陷,广州市戴芬化妆品有限公司被药监局责令停产整改。

而公司研究室发现,在该公司的网站上,目前还在生产各种不贴标的面霜,其中一款“贵妇膏 神仙膏”的批发价格为1千克230元,平均每克约0.23元。

微商卖的贵妇膏

公司研究室在网上联系了该公司的客服,对方表示,网页上的这款贵妇膏并不是梵蜜琳的同款产品,但是他们有和梵蜜琳外观差不多的产品,不过香味是不同的,其价格也是1千克230元。

2斤卖230元的贵妇膏正品价格翻了超百倍

设代理商制度,经销商押金2000元至5000元

代工厂加工的贵妇膏2斤卖230元,那么正品卖多少钱呢?

公司研究室查询到,梵蜜琳的贵妇膏在天猫旗舰店上售价为40克1200元,8克290元,平均每克价格为30元至36.25元,相当于翻了130.4倍至157.6倍。

而SK-II的大红瓶面霜平均每克的价格13.6元至17.2元,雅诗兰黛多效智妍面霜每克17.6元,可以看出,梵蜜琳的面霜价格是市场上的大牌面霜价格的2倍。

据该贵妇膏在天猫旗舰店的产品详情描述,截至2020年6月9日,其销量为84144瓶。产品的主要成分为水解珍珠、胶原蛋白、生育酚、透明质酸钠,号称可以修复痘印、细纹、松弛、暗沉、毛孔粗大等五大肌肤问题,适用于任何肤质。

微商卖的贵妇膏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梵蜜琳的公司主体为广东梵蜜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5月,注册资本1000万,法定代表人为蔡彬弟。主要从事化妆品制造;化妆品及卫生用品批发;化妆品批发;化妆品及卫生用品零售;化妆品零售等业务。

梵蜜琳官网显示,伊能静为首席体验官,张馨予为品牌代言人,在此之前,黄圣依也为该品牌代言。

此外,和众多微商品牌一样,梵蜜琳也设置了代理商制度。

据中国网财经报道,梵蜜琳官方网站对外公开的招商体系有两级:金牌、至尊。其中,金牌代理首批货款为2万元,经销商押金为2千元;至尊代理首批货款为5万元,经销商押金为5千元。同时,其对外招商政策显示,经销商的授权时间为一年,押金在授权期满不续约的情况下,无任何违规行为,提前一个月告知,凭收据及授权书方可退还。“经销商授权平台可通过微商渠道开拓市场,组建团队,销售产品等业务运营。”

微商卖的贵妇膏

不过,公司研究室在浏览梵蜜琳官方网站时,已找不到相关的招商信息。但在微博上,一位认证为梵蜜琳超话主持人的黄V用户“梵蜜琳贵妇膏总部”,在其置顶的微博中晒出了其在朋友圈卖货的截图,声称贵妇膏货卖到了国外,加拿大、日本均有用户购买。看到这些,一股浓浓的微商气息扑面而来。

冠名节目为“买素材、放烟花”

目标用户为三四五线市场的30+姐姐

然而,梵蜜琳的创始人蔡彬弟并不否认品牌“微商”的定位。在自媒体“聚美丽”的一篇稿件中,蔡彬弟称梵蜜琳为“非典型微商”。

对于为什么要选择冠名《乘风破浪的姐姐》,蔡彬弟直言,是为了“买素材、放烟花”。

“我们用‘明星翻包’、‘明星同款’等素材来持续塑造品牌,区别于原来的粗放式的广告投放,将明星素材不断发布在私域朋友圈,就能在用户心目中建立起品牌忠诚度,所以我们就是不断的‘买素材’,我冠名这些节目的出发点,一直以来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蔡彬弟说。

微商卖的贵妇膏

蔡彬弟还进一步透露,“这种翻包视频,便宜的5万块钱一个,明星大咖一点的可能10万块钱一个。我拿200万买20个、30个,天天往朋友圈发,我就要5秒、3秒的视频,再做成几张图片,给人家的印象就是你这个品牌好多明星在用,感觉就像一个真正的大品牌。小品牌一下子拿1000万代言拍平面,真的拍不起。但请明星发个微博,拿着微博截图来宣传,最终给人家造成的一个印象就是这个品牌好像好多明星在用。”

“所以(冠名乘风破浪的姐姐)这种行为,我们自己的理解就是放烟花。当然烟花不能只放一次,要持续放才能有效果,也才有机会。不可能一档节目就打爆的,我们持续在做,这次能爆也是运气好。总结下来,贵在坚持。”蔡彬弟说。

此外,他还坦言,梵蜜琳的目标客户是三四五线市场的30+姐姐,即有一定消费实力的宝妈或相关群体,她们对品牌没有很强的认知,对网购不是很熟悉,就是不会到处去淘的那帮人。

对于代工厂加工的问题,蔡彬弟也进行了回应。他认为,“化妆品企业由OEM工厂生产这是品牌常态,特别是新锐品牌,有几个是上一来就有自己的工厂的?我们自己投的工厂已经在规划中,但还没有公开,大家会看到我们补上这一环的,但这不是什么硬伤。”

除了和《乘风破浪的姐姐》合作,梵蜜琳在2019年2月,也和节目背后的湖南卫视,以及爱奇艺、美图等公司达成品牌战略合作。而在2020年,蔡彬弟表示,将把资金、聚焦点都放在抖音上,品牌、团队围绕着用素材去拉新用户的目标,将用户引流到公众号后,再经过一套公众号的聊天软件,将加了公众号的用户分流到销售员的个人号。

随着《乘风破浪的姐姐》节目的大火,梵蜜琳的知名度也水涨船高,估计销售量也会随之大涨。

不过,公司研究室认为,购买1克成本2毛钱售卖价格翻了超130倍的贵妇膏,是不是交“智商税”这件事只能说是见仁见智,但是作为一个化妆品公司,除了重金请明星代言、冠名节目来打造品牌之外,更应该重视产品的研发,花大力气在产品的提升和改良上,以此来塑造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没有好的产品,一切都是空谈。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