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商点点真的很有钱吗?(微商真的能赚大钱吗)

问津记者 李鸽

西青区大学城某大学大四学生杨媛,最近面临就业困惑。临近毕业,她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有人推荐她做“化妆品销售代理”,只需要每天在微信群、朋友圈发一些销售信息,将订单提交给上家,就坐收利润,她有些迟疑。上家为了打消她的顾虑,每天发一些使用化妆品后的美图、进账的信息,甚至一些代理人买了别墅和豪车的信息,以此来引导她。杨媛有些心动了,也想加入进去做微商代理人。她的困惑并不鲜见,今年全国有795万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越来越严峻,压力摆在他们的面前。有些大学生茫然无措,就选择了更为灵活的就业方式。一些自由职业,微商、网络主播、新媒体撰稿人等也成了他们的选择。微商这种商业模式真的能赚大钱吗?他们经营的化妆品是否质量过关,这些销售上家每天所发的进账信息以及买了豪车、别墅的信息都是真的吗?带着种种疑问,记者展开了调查。

微商点点真的很有钱吗?

炫富

杨媛介绍,一些网友主动发来信息,要求“加为好友”,她想都没想就通过了。现在,她的微信好友有500多位,加入的群有16个,还在持续增加中。

随着微信朋友的增多,她的朋友圈热闹起来,每天总能看到一些销售服装、茶叶、化妆品、食品、手工艺品的信息。这些网友所发的信息中,一位叫做“乔乔”的女孩儿特别活跃,每天发的朋友圈信息超过50条,这位网友,是做化妆品销售的。起初,杨媛并没觉得两个人有什么交集,“除非我从她那买点化妆品”。

随着毕业日期的临近,杨媛连续参加了多场校内以及校外的招聘会,甚至去外地也参加了招聘会,网上投递简历,然而这些简历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任何回音。她的专业是工商管理,班级里有40多位同学,除了10来位考取了研究生或者出国留学外,其他近30位同学,仅有4个目前确定了工作岗位,而且都不是从事本专业方向,而是去做了“网络直播”和“少儿教育”之类的。

到了4月底,眼看招聘的旺季就要结束了,杨媛有些着急了,也在改变着自己的心理预期,“不行我就先找个工作干着,然后遇到合适的再跳槽”。在这时候,同专业的一位同学,也没有落实工作,来询问杨媛,是否愿意做微商。“听说赚钱快,不受时间、地点约束,只要多加几个微信朋友,群发、转发信息就可以了。”

带着疑问,杨媛仔细翻看了自己微信朋友圈几个做微商的网友,这个叫做“乔乔”的网友,看起来是一个微商做得特别好的女孩儿。每天,她都发布一些化妆品使用效果的美图以及一些正在化妆的短视频。最吸引人的是,她还发布了坐在一辆奔驰豪车驾驶位的照片,而这辆豪车,网上的报价超过100万元。

甚至,朋友圈中有她做微商的“心路历程”,这则信息也是点赞、圈粉众多。内容是她三年前在企业工作,辛苦受累但工资微薄,后来做了这个武汉的微商品牌,在不到三年内赚了大钱,回家给父母买了面积300多平方米的别墅,过年过节,给父母10万元以上的“零花钱”。

“乔乔”还转发她发展的微商代理人赚了大钱买豪车买房子的信息,信息显示,她发展的辽宁的一位微商代理人,半年内赚了200多万元。北京一位微商代理人,给家里买了4套房子,最近一套,是送给弟弟的。

这样的信息,在微商代理圈引起震动,还有一些网友看到消息后直接表示,要加入代理团队做微商。询问得知,加入这个微商团队,需要首先缴纳900-1300元不等的费用,拿一批货,然后转发信息销售。

那么这个“乔乔”所发的赚大钱买豪车别墅的信息都是真的吗?南开区金融街一家信息技术公司工程师王凯介绍,微信对话截图以及朋友圈信息均可以“创建”,有模板可以参考,里面的内容完全可以捏造、虚构。

王凯仔细查看了“乔乔”所发的信息,发现其有多处虚假的地方,比如,6个月以前的朋友圈信息显示,她当时还没有做微商,而她后来却说自己已经做了三年的微商。为了显示自己“有钱”,“乔乔”所发的微信提现、转账信息中,账号不一致,一会儿是建设银行的,一会儿是农业银行的,明显系伪造。

原来,通过伪造的信息炫富,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做微商,让他们缴纳1000元左右的代理费用,是微商们的一个“套路”。

美图

微商“乔乔”,销售的是化妆品,在她的产品清单中,当前最热销的是一款牙齿美白的产品和一款减肥产品。为了显示产品的效果,她每天都发一些产品使用的视频、图片以及销售的热况。这些信息一般由四张图片组成,将使用者在使用前、使用中以及使用后的照片展示给网友,以突出产品效果好。

然而,这样的照片是真的吗?记者带着疑问加了几个做微商的网友,她们均表示,这些都是真的。然而当记者试着询问一个广东品牌的微商,并表示出愿意加入做微商时,对方表示,还要进代理群“听课”,第一节课就是如何使用美图软件对图片进行修改和编辑,将产品的效果美化,吸引客户。

为了显示这种微商经营模式,这位微商还给代理人发来两张图片,均是客户使用一款唇釉的效果图,一张显示是20多岁的学生,一张显示是40多岁的女士。微商让代理团队的网友辨别,哪款图片宣传效果更好,一些代理人表示,只要是真实的效果,就可以展示出来,没必要进行挑选。微商则明确表示反对:“我们要的是利润,不是真实,即便她的效果再真实,我们也要用年轻的、漂亮的,还要进行图片美化,达到吸引人的目的。”

接下来,微商提供了至少三种美图软件,让代理人下载使用。还试着让代理人自学一些基本的功能,包括对颜色、头发、脸形、皮肤等如何处理,如何达到一个漂亮的效果,让更多的客户认为这款产品有着非常好的效果。

实际中,它们的效果并没有图片展示的那么美,肯定有一部分客户要求退换货,甚至要求赔偿,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微商表示,产品的效果就是因人而异,遇到有异议的,不愿意再次购买的,直接将客户拉黑。“反正我们要不断地加群,不断地找新客户,做一单是一单。再说了,我们微信上用的都不是真名,也不留电话,先收款再发货,出事了也找不到我们本人。”一位微商说。

在虚拟的网络世界,每个人都披着马甲,如果产品有问题,消费者确实很难确定具体的经营者和维权对象。

这些产品的资质有问题吗?记者根据微商发送的美牙产品的商标、生产厂家以及其他信息,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数据库查询发现,这家南京的制药公司,根本没有注册在案的美牙产品。正规的化妆品包括美牙产品,必须获得化妆品批号,然而这款产品并没有获得批号。在微商口中有“3000亿元市场”的这款美牙产品,微信朋友圈显示每天发货达1000多支,竟然没有批号,使用的是虚假的生产厂家信息,不由得让人心惊。

传销

按照一些微商的说法,他们的经营“套路”是,在家发朋友圈,不断加一些新人为微信好友,向粉丝们推送产品消息。使用的图片是美化后的,产品囤积在上家或者品牌商仓库里,只需每天接单,收款后将订单信息发送至上家或者管理方,即可坐享利润。这样的方式,真的能赚到大钱吗?

曾经做过微商的大学生“婷婷”,花了1200多元加入一家微商代理团队,拿了40多只美白、保湿的化妆品,结果三个月只卖出去一半,剩下的产品都送给了同学和朋友,赔了400多元。现在她已经不做微商了,但是据她观察,虽然有人退出,但加入的更多,“源源不断地进来,都是拿了1000多元的钱投入,最后有很多人赔了钱。”“婷婷”说。

一个经营唇釉的微商品牌,在劝说“婷婷”交钱加入代理团队时透露,“该团队分为省代理、总代理、二级代理,交880元即可成为二级代理,现在京津冀地区的二级代理数量已达90万人。做微商的主要是大学生,以及年轻、工资较低的上班族。”

纯粹卖产品,并不能成为赚大钱的微商,一些微商透露了更大的诀窍:不卖产品,发展下线。也就是说,在缴纳了1000元左右的代理费用后,不急于销售产品,而是极力让潜在客户也缴纳1000元左右,成为自己的代理人。层层盘剥,自己成为代理的群主,然后让代理人再发展代理人。这种模式,其实就是传销。

有不少大学生和失业群体加入微商团队,他们受高利润的诱惑,以美图、包装、炫富为主要手段,以假名字、假地址为掩护,吸引更多的人成为微商的代理人。至于产品本身,存在这样那样的违规,根本上不了实体店的货架,只能在虚拟的世界里找到客户,而客户极有可能就是受害者。

杨媛连续查看了多个做微商的代理人的信息之后,发现他们都在虚构自己的发财故事,不同品牌的微商,竟然发布了一模一样的故事,连买房的小区名称都是一致的。“看来,这些人就是通过虚构来圈钱的,微商领域,水太深了。”杨媛说。她清理了自己的微信好友,20多个做微商的网友已被她删除。

“我还是不做那个短期发财的美梦,我要重新整理简历,继续努力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杨媛说,“希望政府有关部门管一管这些微商,让他们不要在虚拟的世界里误导大家,欺骗网友。”

问津编辑 田莹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