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药微商被判(夫妻微商卖减肥药6万被判惩罚性赔偿60万)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首席记者 肖菁 通讯员 拱法

一对40出头从江西来杭的中年夫妻李某和刘某,窝在家中做网商。他们卖的产品是减肥药,来路不正的减肥药。他们肯定没想到后果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先是公益诉讼中被判决的惩罚性赔偿60万余元,日前又接到刑事判决书,二人均成立“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除了判刑和处罚金,还有一条可能很多人没想到:禁止被告人在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一定时期内从事食品生产、销售及相关活动。

减肥药微商被判

(图文无关,图源视觉中国)

0.38元一颗的减肥药他们40颗卖140元

选择这个生意的时候无疑他们是考量过的,方便、暴利,虽知道减肥药对人体有害。

2016年9月开始,李某和刘某夫妇在网上注册卖家信息,以广州某电子商务公司的名义,卖起了减肥药。

他们很狡猾,直接出现“减肥药”,又是来路不正的,很容易被发现查处,所以同样的减肥胶囊,他们取了三种不同的品名,比如“纯中药七天瘦加强版强效瘦身减肥瘦大腿肚子诚招V信代理一件代发”,卖点是“纯中药”,售金额一共是5.6万元。

根据调查,这些“减肥药”是他们通过网上渠道购买的,每次一万颗起买,价格是0.38元或0.55元,到了他们手中,从网上买来瓶子灌装,40颗一瓶,卖140元,算起来每颗单价大约是3.5元,将近十倍的利润。

减肥药微商被判

(图文无关,图源视觉中国)

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惩罚性赔偿60万元

这些减肥药含有违禁成分西布曲明和酚酞,却被当成食品在销售。有买家吃了以后感觉恶心,有的心跳加速,这些不舒服的症状都被警方采集下来作为了证据。

在刑事判决之前,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检察院认为李某夫妇的作为侵害了不特定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因而提起公益诉讼。2019年9月5日,杭州互联网法院依法作出民事判决书,判决李某、刘某夫妇支付侵害消费公共利益的损害赔偿款60万余元,并在法制日报向社会公众刊发赔礼道歉声明。

案件审理过程中,夫妇俩已经退出非法所得约6万元。

从事同样行当的还有李某的侄子李某军。2017年2月到11月,他开了网店也卖起了减肥胶囊。

2018年3月6日,三人均被警方抓获。

三年内禁止从事食品销售

日前,就此案的刑事部分,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并判决。

法庭判决三人犯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李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李某军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

因刘某丽主要帮忙从事客服及打包等辅助工作,考虑到其认罪态度好,退出非法所得并预交罚金,且夫妻俩有两个孩子,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幼儿园,男方父母双亡,女方父母均年事已高,均无监管能力。最后法庭判处刘某丽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禁止被告人李某、李某军在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三年内从事食品生产、销售及相关活动,禁止被告人刘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食品生产、销售及相关活动。

法院判决禁业令后,将与工商部门就禁业令的执行进行对接。这类官司的禁业限制判决对打击犯罪、保障食品药品安全意义重大。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