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发市场消失(消失的批发市场)

北京,银杏渐黄,散落一地,似锦绣一般华丽。

那天的《北京晚报》上刊登了一则特别的新闻:

本市城区第一家个体经营的悦宾饭店今天开业。

批发市场消失

据资料记载,开业当天,门庭若市,好不热闹,大批的外国记者更是络绎不绝,涌了进去,很多人甚至因为没有吃到开张后的第一顿饭,竟然久久不愿离开,直到最后如愿吃上一碗打卤面才肯罢休离去。

美国的一家媒体的记者更是在报道中这样写道:

美味的食品和私人工商业,正在狭窄的小胡同里恢复元气。

而这家饭店的主人是郭培基和刘桂仙两口子。在饭店开业前,他们艰难的生活真实境况是“一家七口盖两床被子”,眼看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刘桂仙便萌发了开一个饭店糊口的想法,于是去工商局软磨硬泡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拿到了开业的“通行证”。

这家叫“悦宾饭店”的小店,也成为了中国餐饮个体的第一家。

同样也是在这一年,温州街头卖纽扣的章华妹获得到了人生第一张手工营业执照。

批发市场消失

此后短短两年的时间,温州的个体工商企业注册数迅速超过了10万,也成就了最早一批“万元户”的神话。

1980年前后,因此成为了中国发展的起承转合之年。此后的餐饮店、小卖部、五金店、修车铺等小商户个体户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了出来。

同样,老武汉人也在时隔十余年后重新迎来了小商品市场的开放。103位待业青年和社会无业人员工商登记,成为国内首批敢于“吃螃蟹”的个体经营者。也成就了以汉正街为代表的武汉批发市场 “天下第一街”的美名。

“十里帆樯依市立,万家灯火彻宵明。”这便是当时繁华最真实的写照。

NO. 2|贰

同样,将时间拨回到四十多年前,义乌人最初走街串巷、追逐财富的理由也仅仅是一个“穷”字。

这种告别贫穷的决绝,令义乌商人也具备了灵活的策略和果断的作风。

众所周知,如今的义乌无疑是全国批发市场的楷模,现拥有总营业面积260多万平方米,商位5万多个,日客流量40多万人次。是国际小商品的流通、研发、展示中心,其“义乌模式”被很多省市批发市场沿用。

批发市场消失

而对当地人来说,这座四十年来不断扩张的市场,无疑是一座巨大的造富机器。纪录片《海上丝绸之路》曾给出一组粗略的数据:

商品贸易的繁荣,让义乌诞生了1000名亿万富翁和5万名千万富翁。

然而,似乎任何事物都有一定的发展周期,身处城市中心繁华地段的批发市场也不例外。

我们时常感叹,当一种事物成为公共议题时,它就不再只有隐形价值。

这句话,我想也是很多老汉口生意人心中的痛。

在老武汉人民的心里,以前的汉正街搭的都是棚子连棚子,现在却正在渐渐变成时尚的高楼大厦。以前的汉正街是躺着的,现在它是站起来的。每逢节日里总是人山人海,前脚挤后脚,如今似乎已不复往日的市井和繁华景象。

而这样的街道和市场景象,在武汉还有很多很多。

说实话,在武汉的商贸史中,以汉正街为代表的传统街市是一抹浓彩。凭借承东启西、引南接北的地理和区位优势,在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俨然占据了国内市场的首席之地,“买全国,卖全国”的商业模式更是风靡全国。

批发市场消失

然而,任何事物都有一定的发展周期,身处城市中心繁华地段的批发市场也不例外。

正在“消失的”传统批发市场,似乎也到了需要寻找下一个好故事的时候了。因为,有感染力的好故事,才能留住人。

NO. 3|叁

人声鼎沸夜如昼,那实景繁华就在眼前。

不管人们对服饰等家用品的喜好怎么变化和更迭,也不管店铺的服饰样式怎么更新和创新,但有样东西并没有变,那就是“人间烟火气”。

时至今日,我依然还是很喜欢去各种“小地方”或者大城市的角落里弄去走走停停,成都的夜巷、北京的锣鼓巷,又或是不知名小镇的灯会庙会,烧烤一条街。

也或许是因为从事这个行业的原因,研究商业久了,让我愈发地觉得,不能只迷恋风口和大行业,我们得去看看颗粒度更小的个体,看看那些更贴近日常生活的人和事。

他们虽然掩于鳞次栉比的大厦间,甚至散落在城市里的角角落落,却是人间烟火最抚凡心。

因为,我始终相信,越是市场化的地方,越能体谅中小个体企业的艰难。

批发市场消失

因为,任何庞大的商业机构都绝无可能满足所有人的营生,绝大多数人都需要通过做小生意去生活。

这些人多数出生草莽,白手起家,夙兴夜寐。

他们的悲欢与离合、坚韧和拼搏,构成了城市经济腾飞的最小单位,是城市经济发展的韧性所在。

NO. 4|肆

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要做出取舍。

说实话,正确的前进方向从来都不是清晰可见的,否则这条路早就挤得人山人海动弹不得了。

这句投资界的箴言,放到当下的市场里,似乎愈发意味深长。

曾经,批发街市的出现,给了那些勤奋而勇敢的人一个创造财富的机会。

如今,在资本和科技的加持之下,武汉传统批发市场老板们赖以发财的“信息差”早已不复存在。

我们很难简单地判断这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只是在最初的一批财富收获资本,顺利退场之后,今天的批发市场在很多普通人的生活秩序中变得格外的平常,甚至改变命运的希望都愈发渺茫。

批发市场消失

于是,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但还是有老一辈人依然选择留在渐渐冷清的传统街市里,坚守着那些并不算久远的传统,他们都不清楚,未来的这些地方还能不能再能被视作流行先锋和造富圣地。

同样在义乌、广州、深圳等等,那些在父母摊位上长大的那一代人,还会不会相信“骑着单车进来,开着宝马出去”的梦想成真?

时代兜兜转转,在属于高科技和巨头的年代,普通人对于财富的想象,再度变得平庸而雷同起来。

只是不知道,数字化时代,所有行业是不是真得到了需要被重做一遍的时候?

“寻找突破”成为了今年所有市场和行业的主旋律,我相信在多年以后的未来,我们回头再看时,会把2020视作一个非常关键的起始点。

因为在今年,技术的增长和大格局的变化,共同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传统市场的营销模式与逻辑。

行业的变化与消费者的变化,大部分人只观察到了产品端的变化。

比如汽车变成电动车,医疗行业从卖药公司变成卖大健康解决方案,教育从线下转入线上,线下约房看房变成线上VR或者AR看房。

批发市场消失

这其实不能算真正的变化,现在的大环境下,卖方市场已经基本不存在,所有行业都要从消费者的角度去看问题,让客户愿意躬身入局,才能迎合市场发展。

一转眼,2020年已经所剩无多,前路晦涩难明。这确实是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所有行业都到了不得不自我修正的岔路口。

但还是那句话:“历史性的冲击与创伤,都将被颠覆式的进步所补偿。”

【后记】

在中国的投资界,存在着一条鄙视链。

买房的人,看不起炒股的人。毕竟大家只听说过炒股倾家荡产的,从来没见过买房到倾家荡产的。

但事实上,假如你一直持有茅台,过去10年间的中位数年化收益率就高达20%以上。即便是泸州老窖,也有超过10%。

每个人都对市场会有不同的看法,继而做出不同的选择。

但衡量城市发展的新尺度,一定不是城市人口的增加,也不是经济总量与财富的聚集,而在于城市是否提供了一种“有价值、有意义、有梦想的生活方式”。

简单的理解,让人们不仅喜欢在这里工作,还喜欢在这里生活。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