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召国是怎么做微商的视频(吴召国是怎么做到的)

吴召国是怎么做微商的视频

有些人永远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无论是媒体风向还是商业浪潮,吴召国就是这么一个人,围绕在他身上的话题一直争议不断,但这完全不妨碍他一波一波跟进商业风口的能力与步伐,他说任他说,我走我的路。

6月6日至8日,在广州花都区举办的“广州首届直播节”上,首播当天,仅仅五个小时不到,吴召国直播成交订单超过100万,在线观看人数达750万人次,销售额4300余万元。

奇迹让人惊叹,而奇迹背后的原因才值得思考。成功无法抄袭,而成功的轨迹却值得借鉴。谁又曾想到你眼中的“微商教父”早在2015年开始就已经在布局网红直播带货了呢?

他今天的成功不是偶然的,是必然的,无论谁像吴召国一样5年砸了2个多亿深度研究直播电商,今天可能也会在这里面做的风生水起了。

布局网红直播,五年磨一剑

早在2015年,微商做的如火如荼的时候,吴召国就已经在研究网红直播平台了,他最早玩的是映客,仅仅两个月,吴召国刷礼物就刷了2000万,也是这种摸索,最终让吴召国探索出来了网红直播与粉丝流量中间的门道,于是他以打赏主播,挂榜首引流的方式吸引了大量粉丝。

也就是在别的大微商品牌还在开招商会搞论坛公众号吸粉转化的时候,老吴已经在批发粉丝了,而且几乎一定是带转化目标的精准流量。

因为本身网红粉丝的这个群体就与微商群体人群特征有着很高的重合度,这就等于去鱼塘捞鱼和去大海里捕鱼的区别,正是这一波666的神操作最后让思埠一朝崛起成了一个聚集了540万人的“微商帝国”。

敏感的商业嗅觉让吴召国对于网红直播这个流量池巨大的商机看的更远,他拿出7000万投资了花椒直播,并且在与好友映客副总王昊的一次谈话中他指出:“在网红直播这个生态环境中有三种角色,网红、土豪、粉丝,而在这里面粉丝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但他们却是最大体量的群体。

以网红与土豪为中心的暧昧经济是走不远的,最好的办法是让网红用影响力的武器来带货,激活粉丝的参与,才能让这种关系成为一种真正有价值并可持续成长的商业模式。”

对于这个提议映客高层并不感冒,反而是映客的投资人朱啸虎对此非常感兴趣,并愿意投资吴召国自己操刀做个带有网红带货性质的平台。

于是吴召国又投了5000万并融资2500万做了“土豆泥直播”,土豆泥直播是个带有社交电商基因的平台,有邀请分佣的机制。仅仅两个月就达到180万下载量,排名APP下载榜前30名。

遗憾的是,那时候的吴召国,没有想到嫁接淘宝商城的概念,自己去开发付款系统就是个大坑,而且背后没有完善可靠的供应链体系。这两大死穴让本身生机勃勃的土豆泥平台早早夭折了。

快手与微商的恩恩怨怨
在快手开始火爆的时候,吴召国又迅速的占领了高地,成为“快手第一土豪与第一创业知识主播”那时候他自己积累了40万粉丝,并且是快手上第一个给天佑刷礼物刷了100万的人,于是当时2000万粉丝的天佑又给引流引了70万人。就这样的双管齐下,慢慢的吴召国的粉丝也积累到了1000万。

于是,吴召国开始爆发了,每场直播都有2万人在线,同时吴召国号召思埠10个高管全部做快手IP刷礼物引流。就是这样利用快手批发微商,最终成就了思埠。那个时候,现在大家耳熟能详的快手散打哥、二驴等一众主播都在跟着吴召国做微商。

很快,微商的生态入侵让快手很不爽,于是快手官方直接把微商封杀了,一招刷礼物不挂榜就让微商无法动作。快手自己挂起了小黄车,可是挂了半年形同虚设。

毕竟,让只善于在镜头前忽悠的网红主播自己去搞供应链组货真的不太现实。在这期间,吴召国也没闲着,他在2018年6月到8月的这段时间跑去抖音利用小视频做内容积累了55万粉丝。这也为他研究抖音生态人群,得出快手更适合带货提供了基础。

商业永远是趋利的,2018年11月快手张兆涵上任,顶住压力解封了微商,并打电话给吴召国邀请回归,当时辛巴也打电话给吴召国“吴哥,微商又可以在快手大展身手了!”

11月6日,张兆涵举办了快手直播电商节,不得不说这个日子选的也太草率太着急了,为了迎接双11,几乎所有过得去的品牌都会在这个时候为备战双11囤货封仓。

散打哥产品供应链告急,吴召国临危受命,打电话给两面针百雀羚等品牌老总,从牙缝里挤出了点存货,并协助散打创造了1.6亿销售额快手排名第一。还发扬了有效利用时间的精神,休息后打开自己的直播间半小时带货也做了500万。

尝到了甜头的吴召国开始了他的快手卖货生涯,曾经一场直播2万人在线,卖一套售价500元一套的西装,成交17000套,一个单品创下500万业绩。

这期间辛巴曾经跟吴召国沟通,希望跟吴召国合作,让吴召国在供应链上给予支持。

但那时候的吴召国有些进退维谷,看得到直播电商的巨大前景,全力进入这个赛道又抛不下庞大的思埠集团。直到后来把思埠微商、未来集市与生活有鱼平台顺利嫁接后,他才开始全力准备在直播电商领域大展拳脚。

快手内幕合作与直播电商培训
玩转快手没那么简单,快手就是个生态小社会,分帮拉派家族林立,关系错综复杂,与网红合作带货应该以哪种形式来做也是需要不断试验。摸清楚这些关系套路还真都是拿真金白银给砸出来的。

吴召国是怎么做微商的视频

2019年4月到10月,吴召国同他的合作伙伴苏培摸底合作了快手所有的头部大网红,包括牌牌琦、房岩、刘一手、表哥……

比如跟表哥的一次合作500万包场,提供10个产品,结果赔了300万。网红收了这种坑位费佣金往往不再关心货带不带的出去,没那么积极,只有纯佣才能调动起来最饱满的情绪。

比如给网红谈好合作费用,等他直播后甩人进自己直播间带货,结果全部准备好后,最后几分钟网红直播间忽然因为敏感词等原因被封了……比如不了解快手各家族关系网,前一秒给网红刷礼物打的火热,后一秒被网红一脚踩扁。所有的明沟暗雷都是拿钱趟出来的血泪史。

因为经验丰富,很多朋友找吴召国取经,于是在2019年4月17日,吴召国还做了一次小规模快手直播培训,也就是在这次培训会后,诞生了如今广州女装类快手一姐“芈姐在广州”这个IP,据说去年营业额度16亿,今年目标冲20亿。

在苦不堪言的疫情之下还真难以想象,竟然还有亿万富翁在这种环境下起家,踩准风口加合理运营真的很可怕。

吴召国的直播电商征程启航

6月7日0点,吴召国正式进军直播电商首秀大获成功,讲起过去一年的种种艰辛感慨万千,泪洒现场。

据悉,快手、抖音、拼多多、微视纷纷邀请吴召国入驻平台并承诺流量支持。吴召国预言,目前直播电商的机会等于2014年中期的微商,而且目前的直播电商领域还没有巨头产生,未来可能会有百倍于微商的体量。

树欲静而风不止,作为灰色地带的微商产业巨头难免湿鞋,而能有纳税6个亿的格局,恐怕在微商领域也是首屈一指可圈可点了。试水布局直播领域5年,砸钱2个多亿,如今吴召国才正式开始直播电商之路,前途漫漫,让我们拭目以待!

吴召国是怎么做微商的视频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