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做微商的好处与坏处(大学生做微商怎么样)

香水、包包、化妆品,零食、玩偶、土特产……琳琅满目的商品信息,令人眼花缭乱、动辄刷屏的营销手段,P图精美的产品广告……组成了大多数人眼里的微商。然而低门槛的微商与大学生身份的结合已经成为一个相当普遍的现象。那么为什么微商尤其会在大学校园遍地开花呢?而植根于大学校园微商,他们的进货渠道、售后服务如何呢?在法律上又如何定性微商行为?记者采访了不同学校的三位参与过微商的“业内人士”,揭开大学生微商行业的面纱。

大学生做微商的好处与坏处

做微商缘由:经济独立初体验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小黄做微商一年多了,时不时在QQ空间发一些口红、化妆品的广告信息——被间杂在读书、谈恋爱、分享音乐等日常之中。“忙的时候少发,穷的时候多发,我也怕人家嫌我烦嘛。”而被问起为什么要做微商这一行时,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缺钱!”

小黄上大学以后总是感觉北京的消费水平让她一个月1500块的生活费有点吃紧,大一的时候一次丢手机的经历更是成为小黄一头扎进微商大军中的导火索:“不好意思老问爸妈要钱,丢了手机没敢跟他们说,就想办法自己解决。”丢了手机后,小黄借了三千块钱,吃了两个月的饼,“那半个学期,天啊,吃饼吃怕了!太苦了,受不了。”时隔一年,想起那段艰难的时光小黄还是心有余悸。

与众多初入大学校门、多多少少还存着些依赖心理的“小鲜肉”不同的是,小黄在遇到困难以后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向父母求助:“我当时刚来北京一个月,不想让他们担心。虽然我告诉妈妈可以马上得到一部新手机,但是为这件事她能唠叨我很久。所以就索性不说了,反正以后也不能一直依赖父母嘛,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在某军校读大二的小贤早在上高二的时候就已经接触过微商了,被问及原因,小贤豪气十足地回答:“赚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消费。钱是男人的胆。”小贤在车友QQ群里认识了他的供货商,上交了代理费得到代理权,营业范围很广,手表、手机、钱包、衣服等都有代理。

在小贤短短十个月的微商生涯中,他得到纯利一万六千元。后来,这些钱被用来娱乐和给父母买礼物。

在小贤这里消费的顾客身份驳杂:高中生、大学生、社会人都有——推广渠道就是他在朋友圈发的小广告和口耳相传。小贤透露,微商的一个通病就是完全靠信任,“没有合同,没有见过面,什么都没有。”

小蕊是我校的一名本科生,做过一段时间香港免税店的网上代理。她是由消费者角色转向微商经营的:“我以前在室友的同学的姐姐那里买化妆品,用过一段时间以后感觉应该是正品,自己又缺钱,正好想通过这个途径学学化妆,自己做代理应该会便宜一些。”小蕊每个月能卖3000块左右的产品,自己的收入是货款价格的10%,也就是300块。

微商渠道:购买代理权

小黄和小贤,他们都是通过向上家交代理费的方式得到货源,而提供给他们的货源,其实都是品牌商品的“复刻”。所谓复刻,说白了其实就是盗版。“通俗来说就是假货,”小黄解释,“但是我能担保我这里的质量没有任何问题。”小黄在拿到了货品之后会送去检测,“护肤品的功效甚至和专柜都是一样的,拿去检测成分做出复制也很容易。有些东西,一模一样,专柜验货都验不出来。”她在最开始找货源的时候,也买了很多东西来对比:“小工厂的假货和大厂子的复刻、精仿,在味道、质地、功效等方面差别是非常大的。小厂子只是外形相似,里边的成分就不得而知了。我拿过一个口红,香精味很重,颜色质地也不对版,重量和细节都是有问题的。当然价格也非常便宜就是了,所谓的淘宝爆款,用多了可能真的会烂脸。”小黄调侃:“做了微商以后,再也不敢在淘宝上买东西了。”

自己在售卖的化妆品,小黄自己其实也在用。她对自己销售的产品质量相当有信心。“我自己也会用,这种东西稀里糊涂的谁都没有好日子过。淘宝上买来可能就是我们厂子里的东西,我这边卖的香水甚至上过淘宝全球购的平台。”据小黄介绍,她拿货的仓库细节方面是拿原版开模,内容物(比如乳液)会被厂家拿去做成分分析,然后再统一生产。小黄用维生素片打比方:“几块钱和几百块的除了包装其实完全一样。我们就是后者。”

而小贤则在自己代理的产品上吃过一次亏:他卖出过的一台小米4是翻新机,给客户不到一个月就出了问题。负责提供货源的上家已经联系不到了,后来他自己垫付了钱给客户退货。

小贤透露,他做的微商售卖商品其实并不是最大的利润来源。他们通过上交代理费的方式拿到货源与发展下家的权利。一个代理收两百块,他发展的下家多达84个。

我校法学院的文杰老师这样解释传销与微商的区别:“如果代理人没有真正的商品交易,仅依靠层层发展下线获得利益,便构成传销。微商与传销的关键区别是收入分配方式的不同。如果存在真正的商品交易获得利益,并有退换货等配套服务措施,便为微商,否则,属于传销。品牌代理是合法的行为,因为代理人在代理权限范围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进行了商品销售行为。”

售后服务:参差不齐

在售后方面,在小黄那里有两份记录,“一份是顾客给我的,另一份是我给仓库的。”她通过运单号查询重量核实是否漏发,签收当天,有严重损坏的补发,轻微的视情况而定。在小黄这里不可以退款,“一经售出除非有质量问题不退不换的,我卖的这些东西,谁知道你用过没有。”

但是小贤表示,在他做微商期间,如果有质量问题,是没有完整的售后体系的。质量完全看代理人找货的途径和卖家自己的眼力。

而小蕊做的是在工商局注册过的实体店的网上渠道代理,在她们那里有专门的微信客服解决售后问题。

可见大学生微商中的售后服务水平参差不齐,消费者权益的保障只能依靠卖家的诚信。而消费者是否相信、是否购买全部靠自己的眼力或者更甚者,运气;归根到底,微商存在并发展的根基——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宣传途径:微博微信 QQ空间

至于产品的宣传,小黄小贤和小蕊一般都是通过微信朋友圈和QQ空间发布产品信息、吸引顾客,而这也是大家概念中所谓的“微商”最显著的特点之一。小黄除了朋友圈推销以外也会找一些营销号打广告或者自己搞一些转发抽奖之类的活动,业务量和广告一般成正比,“口红香水之类的大家看见了才会买,就是那种‘哇,好闻!’‘哇,好看!’之类的,不发有些人想不起来。”小黄反映,光顾她生意的顾客中有60%都是回头客,剩下的就是那种想起来才会买的人。

与她相比,小蕊更在朋友圈内容的措辞方面下功夫:“我的顾客多数是大学生,所以发那种妈妈辈的朋友圈会比较令人反感。”在打广告方面,小蕊确实是感慨良多:“有的时候真的要适当放下面子,虽然想尽各种办法加人好友有些尴尬,但是顾客也就多了。”

微商≠事业

小蕊的微商断断续续就只做了半年左右,“不做的原因就是太累了,生意好的时候要整天盯着手机。”而小贤高中毕业之后入伍当兵,给他介绍货源的车友高二就辍学创业,去广东浙江联系厂商拿货。小贤把自己掌握的顾客全部交给了那个车友。“也算是有点交代吧,更多的就不了了之了。”

小黄目前还在做,她目前就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与国外高校的对接项目,出国以后会考虑继续做代购,“两种货我都卖,毕竟如果做代购,二次代理就没有什么利润了。”考虑到以后的规划,小黄表示毕业以后可能会停止,“毕竟还是兼职,等以后有了收入更高的工作,这个也就没有什么做的必要了。”

与初衷相符,因为只是把它当做补充生活费的手段,所以三个人中没有人想要发展、壮大自己的微商生意,更不要提与“创新、创业”挂钩。他们的人生规划更多是建立在自己所学专业的基础之上。

法律可行性考量

对于大学生群体从事网络营销,我校法学院的文杰老师表示:“微信、QQ等网络方式营销有利有弊。一方面它拓宽了商品营销的渠道,为消费者带来了便利。另一方面容易产生损害消费者权益的现象。针对这些现象,可以请求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处理,也可以保存好微信、微博等电子证据,向法院起诉。我国目前尚无专门针对网络营销的法律,但目前正在制定《电子商务法》,在二审稿中,已对网络营销进行了规定。”

除此之外,文杰老师回应:“小贤、小黄在微信、微博等平台销售盗版商品属于侵权行为,当然违法。大学生从事盗版商品的销售违法,严重者构成犯罪。”

所以选择好的微商产品是很重要的,走正规渠道,和大厂家合作!恒安淳氧纸尿裤微商是个好的选择,全国500强企业,有保障!作为大学生接触社会,历练还是很有好处的。

发表评论

评论已关闭。

相关文章